选择背景颜色: 选择字体: 选择字体大小: 宽度设置:

第五章 断臂

虚空斗者

作者:
[更新时间] 2014-01-17 15:50    [浏览]
  “叔叔,他打伤了我,我要报仇,您一定不能放过他。”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高大的身影,冯录当即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,眼眶竟然开始泛红了。

  “冯录,好了,你先把自己的伤口处理一下,这件事叔叔会帮你解决的。”拍了拍冯录那不过一米五出头的脑袋,冯柏生颇为慈和的说道。

  然后,就见冯柏生转过头,眼神有些阴森森的盯着唐世和宇文仇。仔细一看,这冯柏生的长相,竟和冯录有七八分的相似。

  差别最大的,就是那双眼睛。冯录的眼睛,虽然时常透露出骄横跋扈的神色,但是却很透澈,就像一潭清澈见底的潭水一般。然而,冯柏生的双眼,却显得很是阴沉,尤其是那细细的眼角和他双眼内时不时透露出阴森的眼神,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货。

  森然的眼神在唐世和宇文仇身上一扫而过,冯柏生当即大声宣布道:“基础训练营学员唐世、宇文仇,在参加基础训练营期间,挑衅同学、恶意伤人。我现在宣布,将他们两人开除学籍,从此再也不得到基础训练营来听课。”

  “而且,鉴于他们两人都是来自于乐楚孤儿院,所以我在此对孤儿院那些孤儿的教养提出质疑,在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之前,所有来自乐楚孤儿院的孤儿,基础训练营一概不收。此通知,即刻起生效。”

  “冯柏生,你将我和仇胖两人开除学籍也就罢了,可是你凭什么剥夺孤儿院孩子的受训权利。基础训练营是华夏郡总军亲自下令成立的,每个华夏郡的孩子只要达到六岁就可以免费的接受培训,你无权剥夺。”冯柏生话音刚刚一落,唐世当即便怒不可遏的呵斥道。

  唐世知道冯柏生不要脸,可他却不知道冯柏生竟然会不要脸到这种程度。剥夺他和宇文仇的学籍也就算了,毕竟他们确实是滋事在先、伤人在后。可是,他凭什么剥夺孤儿院其他孩子受训的权利,这不是**裸的假公济私么。

  “我才是训练营的教官,该怎么做用不着你个孽障指手画脚。赶紧给我滚,以后别让我在祠堂看到你们。”很是不屑的瞥了一眼唐世和宇文仇一眼,冯柏生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  “祠堂是属于村里的,你凭什么不让我们来,我们想来就来,你能怎么样。”宇文仇满脸挑衅的瞪着冯柏生喝道。

  “哼,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们出现在基础训练营的训练场地内,我就打断你们的狗腿。”冯柏生冷哼着,很是冷酷的说道。

  不得不说,冯柏生真的很精明。宇文仇抓住祠堂是公众的地反驳冯柏生,冯柏生当即就把祠堂改成基础训练营的训练基地。如此一来,宇文仇的反驳一下子就失去了理据,反倒是冯柏生的威胁,变得合情合理了。

  “你 " " "”宇文仇脸色一狞,当即就想发作。

  不过,唐世却一把拉住了他,满脸嘲讽的瞥着冯柏生说道:“仇胖,没必要跟这种小人计较。训练营不来便不来了,我两年没来训练营,不是照样把那只狗崽子给打得嗷嗷叫。”

  唐世的话,让冯柏生双眼微微一眯,一道寒芒一闪而过。不过,冯柏生的养气功夫倒是很不错,被唐世这么指名道姓的辱骂,却没有发飙。

  “嘿嘿,世子,你说得对,什么狗屁训练营,还不如我们自己回家闷头修炼呢。不过,也好,不来便不来呗,省得在这里看着那对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假父子心烦。”宇文仇冷笑着嘲讽道。

  听到宇文仇的话,冯柏生当即双眼一睁,一道毫不掩饰的杀气骤然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开来。

  宇文仇之所以说冯柏生和冯录是假父子,是因为在莲花村有不少传言,说冯录其实是冯柏生的私生子,因为他们两个人长得实在太像了。

  只是,因为冯柏生在莲花村位高权重,根本就没人敢当着他的面把这个传言给说出来。然而,宇文仇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偏偏就这么做了。也难怪养气功夫不错的冯柏生,会骤然爆发出那么强烈的杀气。

  “宇文仇,我杀了你。”然而,不待冯柏生发作,他背后的冯录,却突然怒吼着从冯柏生的背后冲了出来。

  而且,因为双方的距离本来就不是很远,而冯录这一下冲得又实在太突然了。当众人反应过来时,冯录已然冲到了宇文仇的面前,手中的重剑更是笔直的朝着宇文仇刺去。只要再前进个一两公分,冯录绝对能一剑将宇文仇穿喉而过。

  感受着来自于脖子的那丝凉意,宇文仇不禁双眼大睁,惊恐之色不断的从眼底深处往外冒。这一刻,他似乎看见了死神在向他招手,那股阴森森的死意,让他的心犹如坠入万丈深渊一般拔凉拔凉的。

  “冯录,你找死。”然而,就在宇文仇近乎绝望之际,唐世的一声大喝让他猛的一震。

  接着,还不待宇文仇反应过来,当啷一声,似乎是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,紧接着就传进了他的耳朵。

  “啊 " " "”凄厉的惨叫声,骤然从冯录的口中爆发了开来。一股黏糊糊的热血,忽的喷了宇文仇满身。

  眼前的一切,变化得实在太快了,当宇文仇终于回过神来时,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才有如幻灯片一般,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。

  冯录突然的偷袭,让他完全没有准备,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死亡之际,唐世突然从旁边窜出,竟一剑削断了冯录那只持剑的右手。此时,冯录正抚着断臂,在那凄厉的惨叫呢。

  “录儿。”眼看着冯录当着自己的面被削下了手臂,冯柏生满脸惊怒的大喝了一声,当即便朝着冯录冲了过去。

  “仇胖,退。”唐世拉出宇文仇赶紧往后退去。冯柏生现在正处于惊怒交加的状态,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。

  “世子,你,你削断了冯录的手臂?”宇文仇满脸呆滞的看着唐世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  “嗯。”点了点头,唐世并没有多说什么。不过,他那凝缩在一起的瞳孔、以及微微颤抖着的双手,却将他心中的不安给暴露无遗。

  毕竟,无论是唐世还是宇文仇,都还只是十岁的小男孩而已。突然间就把别人的手臂给砍断了,这对于他们来说,也是个不小的刺激。

上一章 下一章
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商务合作 | 法律声明 | 帮助中心 | 作者投稿 | 联系我们 | 谨防诈骗

Copyright © 2014 www.taohonghe.comAll Rights Reserved桂ICP备14000540号

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